周周和白白十岁这一年,白奚和高思远联合执导了一部关注城市边缘人群的电影,票房普通,但口碑极好,斩获了国内数个电影节大奖,还受到次年年初在国外举办的某个电影展的邀请,作为重点参展影片。

刚刚踏入而立之年,白奚也朝着自己的梦想大大的迈进了一步。

周行几年前就辞去了荣艺的职务,只保留了董事的位置,然后做了一家高端律所,只接商务案件,闲暇的时间比在荣艺的时候反而更多,一年基本上只有四到六个月的工作,只是忙起来就没日没夜。

这次就是从十月初开始做一个案子,一直到了年底才圆满结束。

“爸爸,老爸什么时候才到家啊?”白白一边帮白奚洗杯子,一边问道。

白奚道:“飞机落地要到九点多,到家就晚上十点了。你想他了吗?”

白白乖乖点头,笑得有点害羞道:“我还给老爸准备了平安夜礼物呢。”

白奚故作拈酸道:“那我呢?”

白白神秘道:“我不告诉你。”

白奚笑起来,小儿子越来越大,性格也一直很乖顺,懂事又贴心,哪个长辈见了都喜欢得不得了。

但是另一个就……

“咣当——”客厅里一声响。

然后周周探头探脑的从门边进来,讪讪道:“爸爸,圣诞树摔倒了。”

白奚:“……你能有超过五分钟不惹事的吗?

周周吐吐舌头道:“我错了,可我不是故意的。”

白白擦了擦手,说道:“爸爸别生气,我和哥哥一起扶起来就好啦。”

兄弟两个一前一后的出去了,白奚端着洗干净的杯子跟在后面,看到小哥俩把小圣诞树扶起来,又认认真真的重新把小挂件挂回树上。白奚就没再管他们,只顾着到处检查家里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

周行这次出差了三个多月,中间回来一次只待了几天,自理能力堪忧的白导演切切实实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起初整天叫外卖,吃了一星期他自己都受不了。家里也遍布灰尘,洗衣机里的脏衣服堆成了小山。

没办法,他只好请了家政阿姨回来帮忙洗衣服做饭。

刚开始是个南方阿姨,做的菜不是甜就是辣,弄得身体偏弱的白白嘴巴上起了一圈小燎泡,后来换了个北方阿姨,饭菜倒是没问题了,可是没两天,和周周干了一架,起因是熊孩子周周嫌人家说话声音大,恶作剧的在午睡时候拿了个喇叭冲正睡着的阿姨喊了一嗓子,差点把人家吓出毛病来,阿姨死活不干了,白奚又倒贴工钱又赔不是的把人给哄走了。

他不是没试着自己下厨做饭,试了一次就彻底死心了。

白白倒还好,闷不吭声捧着碗也不做评价,周周这混蛋小子刚端起碗吃了两口,就装哭叫“老爸!快回来救我!”

白导演被儿子送了顶“黑暗料理王”的闪亮称号。

还好这时天降福音,程蔷来家里串门,见这父子三个过的凄惨无比,热情的邀请他们到她家去蹭饭,程蔷的手艺堪比周行,白奚感激涕零,总算不会饿死儿子了。

将就过这三个月,白奚万分的想念周行。

但是周行回来之前,他又暗戳戳的开始做面子工程,家里这副“尊荣”给周行看到,一定笑掉大牙,他也不想在周行面前丢大人。

从早上起床,他就开始带着两个儿子收拾家务,擦窗户洗窗帘,拖地板扫墙纸,落了一层灰尘的杯盘碟碗全部洗一遍。最后还带着儿子去买了一棵小圣诞树回来撑场面。

今晚就是平安夜了呢。

白导演的想法超简单,周行一回来就能看到blingbling的家,足以狠狠震他一下!

晚上八点多,父子三个叫了披萨外卖,围在一起一人拿着一块干巴巴的啃。

周周不满道:“昨天晚上就是披萨,今天又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白奚不理他。

白白善解人意的说道:“今天是平安夜啊,餐厅都很忙的,能点到披萨已经很不容易啦。”

周周吃完最后一口披萨,叹气道:“白白啊,你怎么知道不是老白他又犯蠢,忘了昨晚吃过什么了?”

白白悄悄看了看白奚。

白奚扭头看着圣诞树。

周周摊手道:“我说中了吧?”

白奚超级郁闷,他就是忘了不行吗?忙了一天忘了这种小事难道不值得被原谅吗?

周周继续吐槽道:“问题是,昨天就是海鲜满溢,今天还是?哪怕你点个超级难吃的超级至尊也比还点它强啊!”

白奚怒瞪他:“不想吃你还吃了四块!废话怎么那么多!”

周周道:“我这是不想伤你的心才勉强吃下去的,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啊?”

白奚:“……”

白白擦了擦手,说道:“爸爸,我们去机场接老爸吗?”

白奚道:“不用去接,他上次走的时候把车停在机场停车场了。”

周周在一旁插嘴道:“白白,老白开的车你也敢坐吗?他撞树上,然后你就撞猪上了。”

白奚大怒道:“周知荫!你是不是想挨揍?”

周周无辜的耸肩道:“老白同志,你不能剥夺我自由言论的权利,我已经不是八|九岁的小孩儿了。”

白白低着头闷笑。

白奚气的头上都要冒烟了。

时间很快到了九点多,如果飞机准点的话,周行已经回到了北城机场。

如果飞机准点的话……它今天偏偏又不准。

白奚左等右等等不回来周行,打电话还是关机,着急又担心的打了机场客服。

那边的回复是,雾霾太严重,飞机到了北城上空,机长却看不到机场跑道。

父子三人坐在沙发上,头上飘着整整齐齐的三排:“……”

半晌,周周:“今天是愚人节吧?”

白白:“老爸要在机场上面转多久才能下来啊?”

周周:“那个客服小姐是在逗我们玩吗?

白白:“我准备的礼物老爸是不是看不到了?”

周周:“不然我们打市长热线投诉机场?”

白白:“我们还是到机场去接爸爸吧?”

周周:“老爸你说话!”

白奚炸毛道:“你们都给我闭嘴!烦死了!”

十一点,白白和周周依偎在一起呼呼大睡。

白奚拿了条毯子出来盖在他俩身上,自己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是他和周行相爱以后最长的一次分离,除去中间周行回来的四天,一共是七十四天。

他在这段时间里忽然发现,生活里假如没了周行,简直就不能叫生活。

爱情在天长日久的消磨里可能会渐渐淡去,但是家庭的琐碎幸福却会在时间的磨砺里隽永。

他第一次由衷的感谢上苍,在赐予他新生的同时,还赐予他给周行诞育孩子的能力。否则的话,他还真的没有自信,能够只靠两个人的爱情,就能携手走完这漫长的一生。

周行拖着箱子进门的时候,沙发上一大两小靠在一起静静的睡着了,浅色的沙发套,橘色的暖光灯。

一路的风尘仆仆和机场乌龙带来的躁郁,在这一瞬间都被治愈了。

他走过去弯下腰,轻声道:“老婆,我回来了。”

周周和白白也相继醒过来,周行挨个抱了抱,白白甜甜的冲他撒娇,周周酷酷的锤了他一拳道:“你不在的时候,我有帮你照顾好老婆和儿子哦。”

白奚:“……”还真敢说!!!

白白拉了拉周周的袖子,周周会意道:“马上十二点啦,我要带白白到楼下去放烟花!”

白奚忙道:“不行,万一伤到手或者脸怎么办?”

周周拍着胸口道:“我可是个男子汉!”

白奚还不放心的想说什么,周行已经大手一挥:“去吧,周周保护好弟弟。”

小哥俩兴奋的对视一笑,牵着手跑了。

白奚追着到门口叨叨着嘱咐了一通,直到两人进了电梯他才返回来,刚一进门就被周行一把抱住,不由分说热烫的吻就落了下来。

小别胜新婚,两人从玄关处一直亲到了卧室里,嘴唇连一秒钟都没有分开过,直到周行把他压在床上,才转而去亲吻他的颈侧,在他耳边问道:“想我了吗?”

白奚第一次不嘴硬的承认道:“想,特别想。”

周行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着他,白奚凑过来主动亲在他下巴上吻了一下,异常认真的说道:“周行,我爱你。”

周行微微翘起了嘴角,眼底涌动着浓烈的万种柔情,两人接了一个十分缱绻温柔的吻。

床头的电话倏然响了起来,两人都是一怔,这种时候谁打电话来?

周行不甘心的在白奚的耳垂上咬了一口,才起身去接起电话,脸色变得有些奇怪道:“周周?怎么了?”

白奚噌的爬起来,急道:“是不是被烟花伤到了?”

周行摆摆手示意没事,挂了电话指着窗外道:“他说有礼物送给我们。”

两人好奇的走到窗边,恰在此时,一只孔明灯从下面升了上来。

许愿灯的每一面都有一幅画,他俩能看清楚的这边是两幅Q版小人,一个西装领带面无表情明显是周行,另一个捧着奖杯脸上有两片害羞的红晕,应该是得奖的白奚。

两幅画下面都画着一箭穿心,两颗大心挨在一起,一左一右分别有一颗小心。

四颗心,一家人。

周行道:“还挺花心思的,肯定是白白画的,很可爱啊。”

他一回头,就见白奚红着眼圈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无奈道:“你和白白这算是艺术家心灵相通吗?”

白奚不理解道:“你不感动吗?我很感动啊。”

周行木着脸违心道:“很感动。”虽然是不错,可是到底有什么好感动的?!

楼下,白白仰着脸看着孔明灯越飞越高,吸了吸鼻子道:“哥哥,我好开心啊。”

周周拿了根随手捡的树枝来回甩着玩,无趣道:“不就是放个灯吗?想放再放一个呗。”

白白低下头,扁着嘴道:“哥哥,你不觉得老爸和爸爸看到一定会觉得很感动吗?”

周周莫名其妙道:“有什么可感动的啊?”

白白:“……”

周周掏出纸巾擦了擦他的脸,把他的手握在手里哈了两口暖气,说道:“你不冷吗?咱们回去吧?一会再把你冻感冒了。”

白白有点害羞的点了点头,心里想,哥哥这样好帅啊。

雾霾散去的夜空里,无数个孔明灯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被放飞起来,载着各种各样的期望,燃烧着无数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愿世上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平平安安,年年岁岁。

作者有话要说:我忘了今天的节日了,回来后熬夜补了一发,祝大家平安夜快乐(有点晚哈哈哈),顺便也算是站在2013尾巴上的祝福啦,大家都要快快乐乐平安幸福!

嗯,这次是真的全部完结啦!

还有就是要特别说明一下,因为这篇平安夜特典是刚撸出来的,定制里没有来得及收进去,收藏定制的读者大大请见谅!╭(╯3╰)╮

最后再打个广告,隔壁新文填土中,ABO设定,流氓攻未成年受:INPUT TYPE=button VALUE=被迫监护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197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