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家是故乡好,月是故乡明(1/1)

第224章 家是故乡好,月是故乡明

他始终没有回头,背对着宋子玉抬手挥了挥,子玉,这次连你也要走了,走吧,都走吧!

宋子玉站在那,看着季南风的身影越来越远,渐渐成了一个黑点,最后消失不见。

笙歌因为跟着导师去东京的事犹豫不决,薇安劝道:“家是故乡好,月是故乡明,不管是这里还是东京都不是我们的家,又有什么区别!”

笙歌沉默了很久,才幽幽道:“是呀,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两个人抬头看着天空的圆月,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这两年薇安帮了她很大的忙,没有薇安的帮助,她不可能这么快完成学业,薇安常说谢谢她的收留,其实说起来,真正应该说谢谢的人是她。

“薇安,如果去日本,你会和我一起去吗?”两个人患难与共,已经情同姐妹,要分开,笙歌会很舍不得,尤其又到一个陌生的国度。

薇安不假思索的道:“当然会,笙歌姐和小四月就是我的亲人,再说,我也舍不得和小四月分开,她那么可爱!”

笙歌抬手抱着薇安,眼睛酸意难忍:“谢谢你薇安,真的谢谢!”

薇安也紧紧的拥抱着笙歌,就算她留下的初衷不是因为她,可这么久的相伴,真情不会有假。

当然,她也有一点小小的私心,从先生回国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跟在笙歌姐身边,说不定哪天就见到他了呢。

小四月周岁那天拍了一张三个人的合照,她经常会拿那张照片和小四月一起看,告诉她这是daddy。

因为小四月小时候和萧肃一起生活,在他离开之后,薇安又经常让她看合照,在小四月的印象里一直有daddy的存在,有时候也会问笙歌,daddy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笙歌最终决定跟导师一起去东京,圣诞节假期后就出发,现在就要开始收拾东西了。

她和薇安的东西没多少,大多是小四月的。

每年的一月到二月是东京最冷的时候,再加上空气潮湿,房间里没有暖气,就更加的湿冷,小四月十分想念波士顿的暖阳,说想回家,想daddy。

这是第一次,小四月在笙歌面前流露出这种无助的表情,虽然她已经不大记得和萧肃一起生活的那些的记忆,但在她内心里daddy仿佛就是万能的,有他在,什么都会好。

笙歌抱着小四月,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其实,东京的天气和青城很像,尤其是这湿冷,浸入骨血的寒意,让人越发的想家,也想他。

宋子玉过完春节后就出发了,前往纽约转机去波士顿,他拿着机票入关前,下意识的转身,没有他熟悉的人。

笙歌,我能不能找到你?你过得好吗,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们这些朋友呢?

宋子玉办理了入学手续后,就开始找一个叫夏笙歌的中国女孩,在华人圈里找,可学校太大,没有她的消息。

寒冷的冬天总会过去,又到了一年最美的季节,四月,是花的海洋,也是小四月的三周岁生日。

笙歌特意抽出了一天的时间陪小四月玩,因为在日本,薇安也可以没有顾忌的出门。

东京的樱花很漂亮,如果你恰好站在樱花树下,如果恰好微风吹过,就像是下来一场花瓣雨,美如仙境。

连小四月都拍手感叹景色太美,薇安趁机问她,是这里美,还是以前的地方美,小家伙脑子转了转道,有小四月的地方最美。

薇安被她逗笑:“好好好,我们的小四月最美,你说了算!”

因为历史的原因再加上她是军人的后代,所以并不喜欢日本,但到了之后,发现哪里的百姓都是渴望安定和平的。

他们对人很友善,尤其她现在的房东,一位独居的日本老太太,经常会做美食邀请他们品尝,笙歌也会教她做中国菜,相处的很好。

花开花落,春去冬来,笙歌已经来东京一年多,这做导师助理这一年多笙歌受益匪浅,跟着老师做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手术,再加上她扎实的中医基础,给老师的这次研讨提了很多宝贵的意见。

东京大学的吉川教授希望笙歌留在东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但被她婉拒了,她不准备再读博士学位,学历拿得再高都不如实实在在的救死扶伤重要。

跟着导师再回到波士顿已经是离开青城的第五年,这一年,她研究生毕业了。

因为出色的成绩和这次参与研讨的履历,笙歌被邀请留在本校医学院,这对二十三岁的笙歌来说,是莫大的荣耀,她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小四月已经过了四岁生日,到了可以上幼儿园的年龄。

今年生日的时候她问了笙歌一个问题,她说,我叫季忆,姓氏是季,daddy姓萧,mommy姓夏,都跟我不一样,daddy不是爸爸,那四月的爸爸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来看我?

笙歌在教小四月的时候除了,三字经,唐诗,还会教百家姓,她当时讲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些,更没想到她会问起。

薇安当时看到她表情不对,赶紧抱起小四月道:“aunt带你去买冰淇淋好不好,四月不是喜欢吗,我们快点去买好不好?”

小四月摇头:“不要,不要,不要,我要知道爸爸是谁?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季忆没有,是不是季忆不乖,所以,daddy不要季忆了,爸爸也不要季忆了!”

笙歌知道,小四月已经懂事到知道一个家庭是由爸爸妈妈组成而不是妈妈和aunt的年龄。

她现在这个年龄求知旺盛,到了需要父亲带着她去探索外面世界新奇的年龄。

笙歌抱过女儿,擦了擦她的眼泪:“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们季忆有爸爸的,爸爸在中国的青城,那里还有小四月的许多亲人,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还有很多的伯伯,是个大家庭,他们都很喜欢小四月……”

笙歌抑制着自己的眼泪,不想让女儿看到她哭。

“那我们为什么不回我们青城的家,妈妈说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待在别人的国家……”小四月听到妈妈说自己有爸爸,还有那么多的亲人,情绪稍微好转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