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好像把我所有的牵挂也带走了!(1/1)

第426章 好像把我所有的牵挂也带走了!

笙歌给他解扣子的手一下顿住,不可置信的看着季南风:“你说什么?”

“他死了,和庆海同归于尽!”季南风又重复了一遍,表情平静的没有一丝的波澜。

“他……你……你为什么……不救他?”笙歌只觉得胸口闷疼闷疼的,疼的她有些窒息,连舌头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她是不爱萧肃,可在她的心里,敬萧肃如兄长,视萧肃为亲人,小哥现在突然告诉她说,他死了。

她是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萧肃死了,薇安怎么办?她会活不下去的,她要怎么还给她一个萧肃。

“我尽力了!”季南风没有撒谎,当时的情况他确实尽力了,只是没想到萧肃会突然做出那种让人大跌眼镜的举动。

笙歌的手一点一点的往下滑,到最后无力的垂落,希望变成了失望,失望变成了绝望,她慢慢的转过身,一步一步的朝床边走去。

季南风追过去,拉住她的手把她抱在怀里:“你是不是在怪我?”

笙歌摇头:“我没有,你能平安回来,我很高兴!”

只是,若是萧肃能一起平安回来那多好。

“笙歌,你若是难过就说出来!”季南风不是吃萧肃的醋,只是看她这样把难过都憋在心里,他很担心。

“小哥,薇安呢,她在哪,她还好吗?”笙歌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薇安了。

这丫头是个一根筋的个性,殉情的事,只怕她真的做的出来。

“我让人送她回了笙箫山庄,让人看着她,不会有事,萧肃的身后事也要处理,我明天陪你去一趟!”季南风说萧肃事情的时候表情一直都很平静,平静的带着某种刻意。

笙歌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找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小哥并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他应该不会骗她,尤其是这种生死之事,没人会拿人的生死开玩笑。

第二天的报纸大篇幅的报道了一整件事的阴谋。

从陈勇身体里那一枚胶囊微型探测仪,到陈勇如何中毒,庆海如何从中操控,再到庆海失足落海死亡,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真相一出,所有的网民简直惊呆了,没想到真相是这样,剧情简直让人觉得脑子不够用。

大家明白真相后,静下心来想这件事,是呀,大家都在同情陈勇不明不白的死在警局,丢下老母亲,身世太可怜,可都忘了一件重要的问题。

他是一个强奸未遂的犯人!

最可恨的是他是受人指使,故意抹黑。

现在的民众大多对执法部门都存在着质疑,甚至说是莫名的敌意,觉得他们是一群拿钱不办事的废物。

可谁又真正的深入了解过他们这些人的心酸。

大家都要生活,他们也一样,普通人要面对的所有问题,他们也都要面对。

我们很大一部分人的工作都是为了赚钱,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还有那么一小部分是为了兴趣。

可大家都忘记了,还有一部分人,他们不是为了赚钱,他们在用自己生命去维持着社会秩序的安定,保障着一方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他们玩命工作,还要遭受大家莫须有的诋毁,甚至他们的家属还要因此被牵连,被报复。

他们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可有人听他们辩驳一句?

而这次被冤枉靠家族关系上位,利用职权害死嫌疑人的这个人,从始至终没有替自己辩驳一句。

季家的门前被记者堵的严严实实,季南风今天要陪笙歌去参加萧肃的葬礼,不得不出门。

记者看到有车子出来,也不看是谁,直接就冲了上去,季南风按下车窗,面对记者的提问,很是冷静。

“大家安静,我只有两分钟时间,我是一名警察,保护人民,将罪犯绳之于法是我的职责,没有什么好歌功颂德的,除此之外,我也是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孩子的父亲,保护我的家人不受伤害,我更义不容辞,所以,请大家让开,不要打扰我家人的正常生活,也请各位媒体人,用自己的摄像机,用自己的职业方便,传播正能量!”

季南风说完,场面一下安静了下来,车窗缓缓的关上,刚才堵在门口的记者都自发的让出一条路来。

而很快,网络上,人民好警察,人民的守护神,白发警官我的守护神之类标题的新闻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

季南风没想到自己活了二十多年,居然一不小心成了网红,这可真是不得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笙歌和季南风到笙箫山庄的时候,山庄的大门已经都挂上了白绫,里面也挂满了白绫,气氛让人压抑。

萧肃手下的很多兄弟都自发的回来给大哥奔丧,大哥的尸体虽然没有找到,但身后事还是要办的风风光光的。

李磊也来了,带着老婆孩子,哭得像个泪人似得,本来就小的眼睛已经肿的睁不开了。

笙歌看到薇安一身孝服,腰上系着白色的布带,头上顶着白色的头巾,这是重孝,很明显,薇安是以萧肃妻子的身份在主持葬礼。

薇安已经愿意出来见人,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打起精神张罗萧肃的葬礼,这是萧肃死后,薇安第一次出来见人,看到笙歌来了,过来打招呼:“笙歌姐,你来了?”

“对不起!”笙歌来的路上准备了很多要劝薇安的话,可见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三个字了。

薇安摇头:“他是自愿的,你不欠他,他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让你欠他的情!”

他选择和庆海同归于尽,这很萧肃作风,他不需要谁记住他的好,更不需要谁为他报仇。

“薇安……”笙歌握住薇安的手,她的手一片冰凉,就算是穿着厚重的孝服,她的手还是凉的。

“笙歌姐,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我最放不下的人,一个是你,我打心眼里敬重你,喜欢你,这辈子能认识你,和你相处那么多年,我很开心,也从不后悔,另一个是萧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