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做我女朋友,嗯?(1/1)

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她很清楚,只是……

邢思思心思飘动,已经听不到室友再说什么了。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季南瑞几乎每天都来学校找她。

她避而不见,他锲而不舍。

直到第七天晚上,邢思思被堵在了图书馆门口,季南瑞一步步的走向她,没有给她躲开的机会。

宿舍人看到季南瑞走过来,对邢思思挤挤眼,然后识相的走开。

邢思思站在原地:“你怎么来了?”

季南瑞笑:“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喜欢你!”

邢思思没想到他会直言不讳,他们才认识几天。

而这几天,她一直躲着他。

“季先生,请不要和我开玩笑!”邢思思咬了下唇瓣,站在台阶上,抬头看着季南瑞。

“思思,我从不开玩笑,我对你一见钟情!”在季南瑞看来,做投资和交女友是一样的,看准时机,当机立断。

已经到了表白心意的时候,他不会再犹豫。

她这些天来躲着他就是已经看明白了他的心思。

这很好。

是个聪明女孩。

“季先生……”

“做我女朋友,嗯?”季南瑞的声音很轻,像是怕吓到她一般。

“我……”邢思思心砰砰的跳着,快要跳出来似的。

从小到大,她被很多男生表白过,可从未有一次像现在这般……心动。

或者说,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她就心动了。

她几乎忍不住立刻要答应。

可是……

她又犹豫了。

邢思思和他对视着,眼神有些复杂。

男人,总是贪图新鲜的。

她算是漂亮的,可比她漂亮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她很清楚。

季南瑞自然主意到她眼中的迟疑和不解,但他不会给她迟疑的机会,一伸手把邢思思抱在怀里:“我是认真的!”

邢思思心跳的更厉害了,她从来没有和男孩子靠的这么近过,脸立就红了。

她伸手推他:“你放开我!”

“思思,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女孩!”季南瑞松开了些力道,不过并没有彻底的松开,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

邢思思没有再挣扎,身子一点点的软了下来,心也跟着彻底的松懈。

他的这句我的女孩彻底俘虏了她,她再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季先生……”邢思思痴痴的道。

“叫我南瑞!”

南瑞,季南瑞。

他是季南瑞。

他是……他是,邢思思的身子哆嗦了下,他不是她能喜欢的……

“你……我,让我再想想。”

“好,不过……”

“不过什么?”邢思思的话里透着一抹忐忑,但这一抹忐忑更多的是不舍。

她怕,怕季南瑞会改变心思。

季南瑞看着她笑了笑:“不过,不许不答应,明天晚上我来接你!”季南瑞说不许不答应的时候带着一抹不容拒绝的霸道。

晚风吹起邢思思的头发,两个人离的很近,发丝缠缠绕绕,像是要把两个人缠绕起来似的,暧昧极了。

“我要回宿舍了!”邢思思的这句话带着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她的步子很急,白色的裙角飞扬,散着的发誓随风舞动着。

季南瑞没有再追,看着邢思思跑掉,眼神带着笃定的笑容,这个时候要开始追加投资。

她逃不掉。

……

邢思思走到宿舍楼下,看到一辆车子停在那里,季南瑞手里捧着一束花,靠在车上等他。

人都说美人配香车,可邢思思觉得,季南瑞现在这样,就像是童话里的白马王子。

而她……

只是灰姑娘。

可是,灰姑娘最终嫁给了白马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她也可以。

邢思思脚步加快了些,小跑着到季南瑞面前,微微的喘着气。

不知道是脚步走的太快的缘故,还是激动。

季南瑞把手里的百合花递给她:“送给你!”

“谢谢,花很美,我很喜欢!”邢思思不再逃避,接过他手中的花,一脸娇羞的抱在胸口。

季南瑞觉得眼前的人比花娇,从他第一次见她起,她总是白色裙子,就像是她怀里的百合花。

清香逸人,让他心动。

“你比它更美!”季南瑞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没有女孩子不喜欢情话。

邢思思也不例外。

他的话让她很喜欢,很喜欢。

她一低头,坐进车里。

季南瑞春风得意,他知道,成了。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他为此也是精心准备。

她躲着他的这几天,他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靠近她。

他在给她足够的时间考虑。

时机到了,他才做最后的总攻。

季南瑞很满意。

青城最好的餐厅,季南瑞早就订了位置。

临窗,靠海,风景很好。

等下吃完饭,还可以到附近散散步。

季南瑞已经想好了,他给他们三个月的时间相处。

如果合适,三个月后,他会向她求婚。

季南瑞帮她拉好椅子,连牛排都帮她切好,很是绅士。

其实季家的男人都很绅士,当然,这绅士也有例外的时候。

比如……

反正有些人是没办法对她做到绅士的。

邢思思就是典型的大学校花,清纯中带着特有的清高,有种不可亵渎的感觉。

可这会面对季南瑞,那种清高就变成了小鸟依人的娇羞。

更加惹人怜爱。

季南瑞今晚点了红酒,喝一点红酒可以助兴,但并不强迫她。

浓郁的葡萄酒香,让人沉醉,邢思思抿了一口,口感很好。

季南瑞的品位当然是好的,餐厅的位置,座位的位置,牛排,红酒都是一流的。

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人,男人中的极品。

如果可以嫁给这样的男人,她什么都不怕失去。

只要有他就好。

邢思思吃东西的动作很优雅,季南瑞没有调查她的家世,但应该出身不错。

“喜欢这家吗,如果喜欢,我们下次可以再来!”季南瑞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也在暗自琢磨。

邢思思听他说下次再来,这话里的暗示她听懂了,昨天晚上分开前,他说让她考虑,但不许他拒绝。

今天他说以后再来,那就是,在他眼中,她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邢思思内心欣喜,但到底是矜持的,轻轻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