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你是不是疯了?(1/1)

季南瑞很满意现在这个结果,一切在他操控之中,很好。

其实,他不需要他的妻子有多强的能力,有多显赫的家世,就这样挺好。

安安静静,乖乖巧巧。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季南瑞不经意的抬头,已经看到了走过来的叶灵珊。

叶灵珊也看到了季南瑞,他对面的女孩因为背对着她,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她的脸。

不过,不重要。

已经来了,她总不至于插翅膀飞了。

不过呀,她是真好奇,这位姑娘什么手段,这才多久功夫,就把她追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搞定了。

季南瑞看到叶灵珊的时候就明白了,她是有备而来。

不过,也好。

这么些年躲她也躲累了。

他三十岁了,该成家了。

叶灵珊不知道处理过多少试图靠近季南瑞的女人,这种事她驾轻就熟了。

不过,像今天这样,季南瑞主动出击的,倒是第一次。

季南瑞反倒无所谓了,之前叶灵珊可以赶走那些女人,多多少少是有他的意思在里面。

可今天不一样。

叶灵珊今天倒显得很淡定,没有之前那种抓奸的气势汹汹。

季南瑞端起红酒抿了一口,邢思思抬头眼神绵绵的看着季南瑞,这个男人确实魅力十足。

只要他在的地方,所有的目光都围绕着他,所以,她并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直到季南瑞的旁边坐下来一个人。

邢思思看清叶灵珊面容的时候手中的红酒杯晃了下,差点倒在桌上。

叶灵珊看清邢思思的面容时也很意外,她觉得她应该很生气,应该马上掀了桌子,至少也该把红酒泼她一脸。

可她居然笑了。

叶灵珊笑的时候很好看。

娃娃脸,浅浅的小梨涡,尽是小女孩的天真烂漫。

可这会她的笑容里满是冷意,甚至带着明显的嘲讽。

她一句话也没说。

什么动作都没做。

这不像她。

不对,确切的说不是她。

季南瑞也深感意外。

不按理出牌!

邢思思的表情由吃惊,惶恐到现在慢慢归于平静。

只是脸色还有些发白。

“我来介绍……”季南瑞话一开口就被叶灵珊打断了。

“还是我来介绍,毕竟,我们更熟些,是不是呀,妹妹……”叶灵珊这句妹妹刻意的拉了长音。

果然,邢思思听完妹妹两个字之后脸色更白了几分,然后从位置上起身,丢下一句:“季先生,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季南瑞有些懵,叶灵珊说什么,妹妹?

邢思思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妹妹?

所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邢思思已经往门口走了。

季南瑞当然要追,却被叶灵珊拦住了。

“让开!”季南瑞语气有些急。

“我当是什么神仙一样的人物把你给迷住了,原来是这样的……”下贱货色。

后面的四个字叶灵珊没有说出来,被季南瑞打断了。

“叶小姐,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以前你怎么做我都不计较,但以后,请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季南瑞一字一句道。

“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没错,可我喜欢谁也是我的自由,不过,我不许你喜欢那个贱女人!”他可以不喜欢她,可以娶别的女人,但那个女人绝对不可以是邢思思。

“叶灵珊,我劝你不要惹恼我!”季南瑞生气了,很生气。

他想走,叶灵珊自然拦不住他。

所以,叶灵珊的身子猝不及防的被他推开,然后,腰重重的撞在了桌角上。

疼,但更疼的是她的心。

她以为这么多年,他对她总是有些感情的。

哪怕,哪怕是友情。

所以,叶灵珊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推开她的那个人是季南瑞。

而且还是为了邢思思。

呵,真是可笑!

邢思思脚步很快,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季南瑞很快追上了她。

“思思!”季南瑞手抱在她的肩膀上:“我不管你认不认识叶灵珊,和她什么关系,都不关我们的事,我只知道你是我喜欢的女孩。”

邢思思摇头,眼神中似乎有泪花,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不说话。

“季先生,对不起,恐怕我们不能……不能……在一起了!”

“不准再说这种傻话,一切有我,叶灵珊的事……我会处理!”

邢思思摇头摇的更厉害了:“其实,我和她……”

邢思思有些难以启齿。

不过,以后他总会知道的,就算是她不说,叶灵珊也会说,她不会放过她的。

“我和她……”

“不愿意说就别说,我对你们的关系并不感兴趣,我知道你是邢思思就好!”季南瑞不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了。

邢思思的过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认定的是她这个人。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去调查她的家庭隐私。

“季先生……”

邢思思的话再次被打断:“还叫我季先生?”

“我……”邢思思低头,头发垂下了遮住了半张脸,她咬着唇瓣,说不出话来。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你要是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学校!”季南瑞牵起她的手往停车场走去。

邢思思本来不肯,可步子被他带着,她想反抗,但无力。

而且,她这会心里很乱,乱成一团。

快要走到车那里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光打过来,一辆红色的跑车直直的朝他们冲过来,确切的说是朝邢思思冲了过来。

叶灵珊的杀伤力很强,季南瑞一直知道,可像现在这么发疯,要人性命却是从未有过。

季南瑞下意识的把邢思思护在自己的怀里,自己挡在她的身前。

一阵刺耳的轮胎和地面摩擦声,车子最终在季南瑞面前停了下来。

没有撞上去。

季南瑞看到车子停下,松开怀里的邢思思,冲到车门处,打开车门一把把叶灵珊从车里拉出来:“叶灵珊,你是不是疯了!”

她知不知道蓄意伤人是犯罪,是要坐牢的。“我是疯了,从见到你那一年开始我就疯了,季南瑞,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叶灵珊大声的朝季南瑞吼道,伸手指着季南瑞刚才护在怀里的邢思思:“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