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他肯定舍不得就这样丢下我……(1/1)

第二天,季南风和笙歌一起送小四月去学校,车子后面还有后备箱里都是送给班上小朋友的礼物。

小四月是制服控,所以,就算季南风假期还没结束,但为了送女儿上学,还是换上了制服。

其实,笙歌也觉得小哥个子高,穿制服确实比别人更好看。

小四月已经五岁多了,明年就要上一年级,很有自己的主见了。

就像这次出去玩给小朋友送的礼物,她都是自己挑的,大多都不一样,很是用心。

虽然都不贵,但到底是孩子的一片心意,笙歌很欣慰,因为她懂得分享,有一颗善良的心。

而正因为如此,小四月也在学校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大家都愿意和她一起玩。

这几天没有到学校去,他们的班的群里家长都在问季忆什么时候到学校去,孩子很想她,她这几天不去,班上好几个孩子也都不想去学校了。

笙歌看到这些消息,真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丫头现在俨然就是个孩子王了。

送完小四月他们直接去了温泉山庄看秦伯伯,因为大伯也在那边调养,顺便也去看看大伯。

温泉山庄离青城市区有些远,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到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宋子玉也在,季南风问了情况,秦伯伯的身体是越发不好了,这两天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秦桑,自从知道父亲的病情复发,秦桑推掉了所有的工作,什么都不做,就陪着父亲。

他们到病房的时候,秦桑趴在父亲的病床前,秦伯伯说是在睡觉,倒不如说是昏迷更加确切。

笙歌很能明白秦桑的心情,亲人的离去除了悲伤,更多的是无助。

秦桑整个人浑浑噩噩,笙歌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季南风看着也难过,曾经那样一个意气风发的人已经被病魔折腾成了这样一个干瘦的老人。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交代子玉好好照顾桑桑,她瘦了好多,人也憔悴的很。

宋子玉也自知亏欠秦桑很多,有心弥补,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要照顾她,不忍她这么累。

宋子玉走到她身后:“桑桑,想吃什么,我让人去准备,等下爸醒来也可以喂爸吃一点。”

秦桑这才突然想到今天好像忘了件事:“爸爸的鸽子汤熬好了吗,他等下醒来就可以喝了?”

“妈已经熬上了,你想吃什么,让厨房一起备着!”秦桑最近胃口很不好,最多也就是喝点汤,都不怎么吃主食。

秦桑摇头,她没胃口,什么都吃不下。

过了会,宋子玉端了一杯热牛奶过来:“你喝点牛奶,不然你这个样子,爸看到了又会担心!”

秦桑看了眼爸爸又看了看宋子玉手中的牛奶,忍不住眼中的酸楚:“我就是想让他担心我,放心不下我,爸爸他一向最疼我,他肯定舍不得就这样丢下我……”

秦桑不敢当着爸爸的面哭,这会秦父昏迷着,她又忍不住掉了眼泪。

宋子玉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搂的紧紧的,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了。

秦桑性子大大咧咧的,在他的印象里,她从来没这么难过过,哪怕,他一次次拒绝她的时候,她都不会哭成这样。

每次他哭的时候,宋子玉都在想,如果他对她好一点,让她像依赖岳父那般的依赖着他,她会不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

秦远要忙公司的事情,如今的秦氏远不如以前风光,秦远压力也很大。

为了不把祖上的基业在自己手中败光,他也很努力,白天在公司,晚上跑这边陪着父亲。

秦桑心疼哥哥,让他别天天过来,这边有她和妈,让他安心工作。

秦母也心疼女儿,桑桑是秦家的掌上明珠,可婚姻不顺,所以,她之前对宋子玉是很有意见的,也没什么好脸色。

这段时间,看宋子玉天天守在这里照顾桑桑,像是回心转意,这才态度稍微好了些。

鸽子汤已经熬好,秦父还没有醒来,她先给女儿盛了一碗。

秦桑当着母亲的面自然不好不喝,耐着性子喝了半碗。

“妈,你昨晚熬了半夜,你先休息会,这里我和子玉守着,待会爸醒了,我叫你!”

秦母抹了下眼泪,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这里的别墅还是以前秦家鼎盛时开发的产业,小时候每年冬天放了寒假都会来这里住段时间。

那时候多好啊,她还小,没心没肺的,爸爸也年轻,身体健朗,背着她在院子跑。

哥哥眼馋的跟在后面,可是爸爸就只背她玩,不背哥哥,为此哥哥还难过了好一段时间,觉得爸爸只喜欢她,不喜欢他。

后来,不知道爸爸给哥哥说了什么,哥哥晚上敲开她房间的门告诉她说,他是家里的男子汉,会和爸爸一起保护她和妈妈。

那一年她记得她六岁,哥哥九岁,如今她二十三,已经长大,可以保护自己,可以换她来守护他们,爸爸却要走了。她怎么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秦父这一觉睡的有些长,知道下午四点多才醒来,鸽子汤熬了一天,味道醇美。

秦父喝了小半碗,推开碗,叫桑桑去切西瓜,谁他想吃。

秦桑只得放下碗,转身看了父亲一眼,才关上房门。

秦桑才走出去不久,秦父已经是支撑不住要吐,宋子玉赶紧拿旁边的痰盂,秦父一下吐了出来带着血迹,等到第二口的时候已经全都是血了。

胃癌到了晚期,都是这样,大口大口的吐血,吃东西也只能吃流食,秦父是真的……

宋子玉迅速而熟练的处理好,不让秦桑看出来,这两天,秦父都是这样,他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怕吓到她。

躲在门口的秦桑蹲在地上,肩膀抽搐的厉害,她知道爸爸又吐血了,他不想让她看到而已。宋子玉拧了热毛巾替秦父擦了脸和手,又扶他靠好,秦父好一会才急促的呼吸才恢复平稳,悠悠的开口:“子玉,我把桑桑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