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他什么时候给她聘礼了?(1/1)

邢思思想到这里,心里就越发的恨起来,动的时候不小心牵到了手腕上的伤。

麻药已经退了,伤口缝合处生疼生疼,可伤口再痛,也比不上季家和叶灵珊给她的屈辱让她心疼。

迟早有一天,她要季家光明正大的迎娶她进门,让那些看她笑话的人都狠狠的打脸。

叶灵珊坐在车上,看着一言不发只顾着开车的季南瑞:“你要带我去哪?”

季南瑞:“……”

他什么时候说要带她去了,她自己厚脸皮非要跟过来的好不好,这时候还问他,他可是不会迁就她的。

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装聋作哑,叶灵珊哼了一声,然后道:“你不会是犯贱想去医院看邢思思吧?”

车子突然停下,叶灵珊只觉得耳边一阵刺耳的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她看向季南瑞的时候发现季南瑞在看着她,眼神凶狠,眼神冒着光,是愤怒的火光:“你想干吗?”

叶灵珊才不怕他呢,在美国她每次惹完祸,害他到学校挨了老师骂之后,他把她拖回家之后教训她时的那个眼神可比现在凶多了。

有一次,他吼的太大声,气的踹了椅子,邻居以为他虐待儿童,就报了警,把警察给招来了。

所以,叶灵珊可没那么怂,不会被他一个眼神吓到。

季南瑞这会很不想说话,其实开车出来,他也不知道要去哪,完全是漫无目的,随便开车逛逛。

她跟着就跟着吧,只要不开口说话,这丫头还能当做一个美丽的装饰品,养养眼。

可偏不听话的用邢思思刺他,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他承认,这是一段失败的感情,但好歹是付出过的,刚被一个小丫头看了一场笑话,又拿出来刺他,这让他很没脸好不好?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想意图不轨啊?”叶灵珊故意歪曲,脸上表情依旧笑嘻嘻的。

“叶灵珊……”季南瑞被他气死了,一个女孩子,这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

“终于肯开口说话了,你不是不理我吗?”叶灵珊得意的很。

“自己下车!”不然,他把她拽下去。

这丫头实在是太聒噪了,他想自己安静会。

“下车?好啊!”叶灵珊居然同意了。

就在季南瑞觉得这丫头是不是转了性子,居然这么乖乖听话的时候,叶灵珊把车门开了一道缝,然后吆喝道:“非礼啦,有人要玩车震了……”

季南瑞忙扑过去,然后迅速的关上车门,甚至来不及骂她,急急的发动了车子,加速度的朝前开去。

“叶灵珊,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这种话她居然说的出,他还真是小瞧了她的厚脸皮了。

“原来你这么多年没答应我做你女朋友是怀疑我不是女孩子啊?”叶灵珊用一种你眼瞎吗的表情看着他:“要不要我现在脱了衣服给你看看?”

季南瑞:“……”

好,很好,你狠,你流氓,你说了算。

叶灵珊把季南瑞整服帖了,才在位置上坐好,哼,这下怂了吧!

过了几分钟,季南瑞冷冷的丢出两个字:“去哪?”

车上就他们两个人,显然是问叶灵珊的。

“回家!”叶灵珊干脆道。

季南瑞听她说回家就放心了,把她送回家,他耳根子也好清静了,回家好,然而……

“前面调头吧!”叶灵珊道。

季南瑞不解,前面不用调头啊,直走上天桥,右转就可以送她回家了。

“回S市当然要先去机场啊!”叶灵珊道。

季南瑞不解,她从回国到现在都跟个跟屁虫似的黏着他,除非是家里派人来抓,否则是绝对不会回家的,这是头次听她主动要回家的。

“男方提亲当然要回S市!”叶灵珊说这话的时候朝他眨了眨眼。

“提亲?提什么亲?”季南瑞忍不住又是一脚刹车踩下,后面车子滴滴响个不停。

“你要娶我,当然得先提亲,不明不白的算怎么回事?”她也是大家闺秀好不好,无媒苟合的事不能做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要娶你了。”

“刚才在季家的时候啊!”

“……”他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对,你当时就是这样默认的!”叶灵珊看他‘沉默’点了点头道。

季南瑞:“……”

后面车子滴的更厉害了,本来这边的桥上就很容易堵车,司机看他们完全没有要开车的意思,忍不住下车敲了敲车窗:“你们到底还走不走?”

季南瑞现在谁都不想理,一脑门子的烦恼事。

后面的司机是个中年大叔,一看他这样火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再不走,我可打电话叫交警了。”

“大叔,大叔,您别着急,我这就让他开车,您先回去,我们马上开车。”叶灵珊好脾气的笑着。

倒不是怕他叫交警,而是这样突然马路中央停车是挺没素质的,而且后面堵了一串了。

“这还像句人话,姑娘,好好管管你老公,瞧这臭脾气,真是欠调教!”

要是别人这么骂季南瑞,叶灵珊早就急眼了,可这会儿,叶灵珊被那句你老公取悦了,居然颇为认同的点头:“大叔您说的真对,我这就骂他。”

那大叔这才骂骂咧咧的回了自己车上:“你先把车子挪了,不然等会真叫了交警,再招来记者,那他们怎么写我可不管了。”

季南瑞总算是发动了车子,别别扭扭的开着车子,前面路口掉头,然后继续开车不理人。

等等,他突然发现,特码的,他居然把车子开到机场了。

真是昏头了。

叶灵珊特别的得意,刚在手机上已经订好机票了,两个小时后的班机,刚好,在机场吃个饭就差不多了。

她当然知道季南瑞在生她的气呢,不过生气归生气,他不还是乖乖的来机场了。

“聘礼你给过了,机场你也来了,怎么,这会儿不是又要反悔吧?”叶灵珊凑过头来,看着他的脸。

季南瑞觉得这丫头一次次的迟早得把他弄出精神病来,他承认,他抽疯,自己把车开到机场了。

他也承认,刚才在季家的时候有那么一瞬,他动过要从了这丫头的念头。可聘礼,他什么时候给她聘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