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自己跪搓衣板就有脸了?(1/1)

季南瑞开车回去的路上有些郁闷,他不是急色之人。

但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几次三番的赶出门,真的很没面子。

尤其,小五子那臭小子每次碰到他晚上回家都要讽刺炫耀一番,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有老婆似的。

谁没有啊!

不过,二哥,三哥那边还没有动静呢,这婚礼要拖到什么时候。

这个念头一出,季南瑞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什么时候着急结婚的那个人变成他了?

季南瑞走后叶灵珊也是松了口气,这样的状况再多来几次,她真不一定能控制住啊。

婚礼不办总是名不正言不顺,人活着总得有点底线和坚持啊。

她得好好想个办法了,都是饮食男女,那点事想要控制还真难。

快睡着的时候阮舒的电话打过来了,说明天看不了电影了,她堂姐阮语从家里搬了出去之后直接飞国外旅行了,如今阮家谁也找不到她。

阮老太太一气之下进了医院,全家人巴巴的在医院守着,哪个也不敢离开,阮舒当然不敢这时候跑出去看电影了,只得提前给叶灵珊说一声。

人家奶奶生病,做孙女的肯定是要去医院的,叶灵珊很能理解,说下次约时间再聚,家里事要紧。

可接下来的两天该怎么过,算了,算了,明天一早她还是去季家给季南瑞说句软话,好好哄哄。

刚才被她赶跑的时候应该是生气了,笔记本都摔地上了,也没有拿起来检查看看。

小气鬼,她也是花了很大勇气才请他离开的好不好。

叶灵珊就这点好,压根不记仇,就算是前一秒刚把季南瑞惹的发毛了,她转眼就嘻嘻哈哈的去哄他,寻常人还真没这脸皮。

季南瑞倒是拉不下脸,但奈何不了叶灵珊生冷不忌的,所以,第二天早上,叶灵珊出现在季家餐桌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意外。

倒是季南瑞拉着脸,昨晚才把他赶走,今天倒是好意思上门。

可叶灵珊完全没那种不好意思,没面子什么的,依旧笑嘻嘻的该和谁打招呼打招呼,该吃东西吃东西,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被某人冷落了。

沈佳然就喜欢这孩子的脾气,和季南瑞闹归闹,但从来不会迁怒别人,对谁都和和气气的,虽然脾气骄纵,但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任性。

不是她做妈的偏袒,这孩子虽说在某些地方配不上儿子,但综合起来,就老四那臭脾气,还真得找个灵珊这样没心没肺的老婆。

说到底,每次闹别扭了,生气的就只有自己儿子,这丫头心大的很,老四这不是自己气自己吗?

老四也真是,明知道自己狠不下心不理她,她说几句软话就好了,偏有事没事的和自己过不去。

以她看,傻的是她那个儿子,这丫头贼精着呢。

早餐吃完,季南瑞就丢下叶灵珊一个人很高冷的上楼去了。

叶灵珊吃完了最后一个小笼包,又夸了一遍阿姨的手艺,这才笑呵呵的和大家说:“你们慢慢吃,我上楼去看看。”

大家心知肚明,都笑道:“去吧,去吧!”

叶灵珊这才离席,欢快的像只小鸟似的,脚步轻快。

沈佳然是越看这孩子越满意啊,这几个儿媳,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招,总之,小两口和和睦睦的就好。

叶灵珊敲门,里面人压根就没理,当然,她也是象征性的敲了下,然后习惯的走了进去。

季南瑞当然不理人了,完全忽视叶灵珊,自顾自的收拾着行李。

叶灵珊看他收拾行李,有些不解,不是吧,他这不是生了一点气就逃美国去吧?

太不爷们了!

小气鬼。

叶灵珊身子一挡,挡在衣柜前:“你要去哪这是?”

季南瑞不说话,索性转身,不从衣柜里拿了。

叶灵珊又追了上去:“喂喂喂,我和你说话呢。”

季南瑞:“……”

昨晚谁把他赶出来的,连外套都没让他拿,虽然说十月份不冷,但晚上穿个衬衣出来也有些凉。

尤其,下了车之后正好碰上小五子回家,可把他给好好笑话了一番。

什么叫做,呦,四哥这是又被四嫂赶回来了?

在他面前谈什么三纲五常,道德经,女儿经的,自己跪搓衣板就有脸了?

哼!

“又不理人了,我昨晚让你回家是为了你好,省的你犯错误!”

季南瑞:“……”

什么话都让她说了,当初吵着领证的是她,领了证不让睡的也是她。

咳咳,他的意思不是说非要和她睡不可,而是大半夜的总是被赶走很没面子。

伤自尊。

很伤自尊。

“还不说话?”叶灵珊抱着他手臂晃来晃去的。

“你再不说话,我就去给妈说不用等二哥,三哥了,我们两个先举行婚礼,随便举行一场就行,因为某些人等不了……”叶灵珊作势松开季南瑞手臂。

“你站住!”季南瑞忍不住开口了。

这熊孩子要是这样说,那他更没脸了,三十岁的人被个小丫头片子牵着鼻子走。

“怎么了?”叶灵珊故作不知。

“你这蛇皮做的脸够厚!”季南瑞被她气死了。

“有吗,你好好摸摸,我觉得还好吧?”叶灵珊笑嘻嘻的举起季南瑞的手放自个脸蛋上。

季南瑞看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可真想狠狠捏她一下,可要用力的时候又舍不得了,这么嫩的小脸,捏一下该捏红了吧。

他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什么。

算了,就再容忍她这最后一次。

叶灵珊看季南瑞不舍得捏他就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

季南瑞最近真的很好哄啊,这次哄好连五分钟都不到吧。

回国之后进步很多嘛。

“你收拾行李是要去美国吗?”叶灵珊还是怕着家伙收拾行李跑了。

毕竟她现在在青大读书不是很方便了。

“不是,去哈尔滨。”季南瑞已经不生气了。

对于叶灵珊这个他走一步她就跟一步的小尾巴也早就习惯了,并不觉得麻烦。

“那要去多久啊。”叶灵珊虽然晚上赶季南瑞走,但白天可以见到啊。听说他要去哈尔滨,顿时就有些不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