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说艹(1/1)

阮舒有个微博小号,谁都不知道,除了她自己,微博名叫开飞机的舒克。

她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动画片,舒克和贝塔,她很喜欢,因为她名字里也有个舒。

她想长大当飞行员,又酷又帅,高中的时候想瞒着家人悄悄报名,可惜体检没过。

她常在微博上发一些自己随手拍的风景照,自己画的漫画,插画之类,养了两年,倒是有十几万的死忠粉。

这次她的微博画风一变,里面是西部的黄沙,西部的高坡,西部的留守儿童。

如果说以前的风格纯属装逼,这次,走心了。

孩子纯净的笑,干枯的黄土高坡,坐在小墩子上遥望村口的老人,孩子。

那条崎岖的小路。

那露着窗户的学校。

操场上水泥台子砌成的乒乓球台子。

阮舒配上的文字其中一句是,你在霓虹闪烁里醉生梦死,他在黄土高坡上盼亲归来;我觉得他苦,他说,吃饱穿暖很幸福。

我笑,幸福来得太突然。孩子,你最珍贵。

开飞机的舒克火了。

确切的说她微博上的内容火了。

被网友不断的转发,越来越多,那个叫西坡的小村子被人注意到了。

听说,已经有慈善机构把过冬的物资送到了学校,而且,明年春天的时候孩子们会有所新学校。

阮舒觉得这是她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那种感觉,很快乐。

学姐打来了电话,阮舒想了下,接了:“学姐,”她已经辞职了,不用叫主编了。

“浪够了就回来上班吧。”陶慧道。

“我辞职了。”阮舒道。

“我怎么不知道。”陶慧装糊涂。

“我辞职报告发你邮箱了。”

“我没看到,不算。”

“学姐,我,”阮舒其实是没脸回去上班。

一声不响的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了个烂摊子,估计老总恨死她了。

“怎么,成了女英雄就嫌弃我们的庙太小了是吧?”陶慧哼道。

“什么女英雄?”

“开飞机的舒克,别以为我不知道,赶紧回来上班,老总要给你设专刊。”陶慧把电话挂了。

其实一个多月前阮舒走后,季南耀打了个电话给她,接到大神电话简直心神荡漾了,没想到,她也有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一天。

季南耀说,他最近工作忙,专访的事暂时搁置,顺带问了两句阮舒的近况。

陶慧嗅出点奸情的味道,不过她什么都没问,假装不知。

人嘛,难得糊涂。

阮舒犹豫着要不要去上班,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个专访的事。

那个季南耀……

她虽然想明白了些事,但对他,不知道为什么,说不清楚,感觉如鲠在喉。

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阮舒去西部这一个多月,寡居的大娘给了她一个治头疼的偏方,倒是有些用,不过,烟瘾更重了。

抽惯了那种五块钱一包的西部特色烟,再抽之前这种女士烟,觉得淡的没味。

阮舒把烟头丢进烟灰缸里,下楼去小区内的超市买烟。

才出了超市,阮舒就点了一根,以前,她从不在人前抽烟,现在完全没忌讳,委屈自己日子就能好过了?

阮老太太要是看到她抽烟,估计能用拐杖把地板捣个窟窿,不对,是能用拐杖把她头敲个窟窿。

阮舒没有着急上楼,这会是上班时间,小区没什么行人。

她就坐下楼下不远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坐像不够端正,但美女怎么坐都好看。

季南耀老远就看到阮舒了,长发微乱,手指夹着香烟,很妩媚,有种颓废美。

他听说她回来了。

昨天叶灵珊来季家吃饭的时候无意中说的,当时没人接话,似乎没人在意。

但他听进心里去了。

季南耀站在那看了好一会,并没有上前,直到阮舒抽完一根烟,把烟头丢进垃圾桶里。

阮舒一抬头,看清了眼前人的面容,是他。

她知道她脸盲。

但,眼前这个男人化成灰她都不会再认错了。

他倒是还敢来,是胆子大还是太自信?

在季南耀没有出现之前,阮舒如鲠在喉的不舒服,但在看到那一瞬,阮舒反倒不难受了。

“季南耀,”阮舒抬着脸看他,忽的笑了,妩媚勾人:“你喜欢我?”

“嗯。”

“想娶我?”

“嗯。”

说一见钟情有点夸张,但套用句装逼的话,大概是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三十一岁的季南耀想结婚了。

“你说喜欢就喜欢,你说娶就娶,你干脆去当土匪算了。”灼灼的目光逼视着他,带着点嘲讽。

“我当土匪了你就嫁我?”季南耀声音温柔,但绝对强势。

阮舒:“……”

她根本压不住他的气场。

“有病,懒得理你。”阮舒抬脚要走。

季南耀伸手抓住她手臂:“阮舒,我是认真的。”

阮舒皱起眉:“我管你认不认真,放手。”

季南耀非但没有松手,手指更用力了几分,抓的阮舒手臂都有些疼:“其实我是不想浪费时间,既然如此,那我追你。”

季南耀确实没什么时间谈恋爱,他原计划是想,反正挺喜欢的,直接娶回家,一边过日子一边恋爱,省事。

可如今看来,人家很不买账,只能按部就班一步步来了。

“哈,”阮舒冷笑:“季南耀,你是多大脸,觉得你追我,我就得答应。”

“你可以不答应,”季南耀瞳眸深暗:“我一直追就是了。”

阮舒:“……”

真是日了狗了。

她这是碰到无赖了。

他之所以这么多年能坚持自己的工作,获得诺贝尔奖是因为骨子里就是个无赖吧。

季南耀面无表情:“我送你进去。”

阮舒:“艹,你没毛病吧?”

“阮舒,”季南耀叫了她一声。

“怎么,”阮舒懒得理他。

“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说艹,”这是她第二次说了:“除非你敢!”

阮舒一愣,脸噌的红了,麻蛋,她什么时候动不动就说艹了,她只在他面前说过好不好?

为什么她在别人面前不说脏话,到了他面前就说了呢,还不是因为他欠……艹,真是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