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嘚瑟的牛大力,彭永丽产子(1/1)

牛大力晃晃悠悠,抖动着小腿,十分骚气的走到谈论的人群边缘,来了一句十分尴尬的粤语。

“大家好啊。”

听到声音,一众大婶子小嫂子,全都是转头看向了他。

只是牛大力穿着‘奇装异服’,又带着眼镜,还留着一头长发,她们又没有周辰这样的眼力,所以一时之间竟没认出来这是牛大力。

“这谁啊,这是?”

“不知道啊?这口气,南方来的?”

“这人是男的女的?”

“?”

在众人的注视和议论中,牛大力摆了个骚气的姿势,缓缓的拿掉了脸上的眼镜,一脸笑容的看着众人。

“哎呀,妈呀,牛大力?”

姚玉玲笑意盈盈的表情都变了,一脸的惊愕。

陆婶吴嫂她们也都是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

“哎呀,大力,你啥时候回来的?”

“哎呦妈呀,大力你咋变样了呢?这穿的啥啊,丝袜,哎呀,你一大男人咋穿丝袜呀。”

“哈哈哈……”

认出了牛大力,大家笑的更加肆意了,但更多的还是惊奇。

在大院邻居的眼中,牛大力以往的印象很深刻,大多数时候都是比较邋遢,可眼前的牛大力,甭管造型穿着多么奇怪,最起码看起来干干净净,比以前好多了。

看着被众人围着的牛大力,被周辰搀扶的彭永丽,也同样十分惊奇。

“牛大力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住在这个大院也有好几年,因为周辰的关系,也是经常见到牛大力,眼前这个嘚瑟无比的牛大力,跟之前的形象确实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周辰只是微微一笑,道:“衣锦还乡,让他嘚瑟嘚瑟吧。”

牛大力的嘚瑟被周辰看在眼里,他只是笑了笑,别人不知道牛大力什么情况,他还能不知道吗?

辛辛苦苦在外面干了一年,赚了点钱,总得回来嘚瑟嘚瑟,他就是这样的个性,尤其还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

没去打扰嘚瑟的牛大力,周辰扶着彭永丽继续散步。

等牛大力嘚瑟的差不多了,他才乐呵呵的来找周辰。

“咋样,周辰,我这身是不是比以前好多了?”

周辰道:“没看出来,我觉得你的审美还有待提高,你这样是真的看着辣眼睛啊。”

牛大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懂啥,南方城市那边的人都这么穿,看到这喇叭裤没有,现在特流行;哎呀,以前一直待在车上,没感觉到外面的变化,可我这一年去了南方,那真是开了眼界了,我们这里跟那边真的没法比。”

“要我说呀,周辰,以你的头脑,当个警察太屈才了,你要是跟我去深市,咱哥俩一起混,肯定发大财。”

他可不只是为了要在周辰面前炫耀,而是真有邀请周辰的意思,自己知道自己情况。

别看他现在看着好像很有面,但他在那边干的活,根本上不了台面,想发大财,根本没那个能耐和机遇。

整个大院里,他最佩服的人就是周辰,他觉得周辰要是愿意跟他一起去闯荡的话,铁定能赚大钱。

“发大财就不必了,我没那个野心,我现在当个警察,每天能待在家陪着老婆,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没精力跟你去南方闯荡。”

“哟,这结了婚,就成居家好男人啦,哦,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没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给你报了个红包,算是补偿。”

牛大力掏出了一个厚实的红包,递给周辰。

周辰没接,还推了回去:“太多了,你也知道我是公职人员,你出礼出个十块八块的还行,给那么多,是想让我犯错误啊?”

牛大力一脸惊讶:“啊,还有这说法吗?我这给的可是结婚红包,这都不行?”

“真不行,大力,你的心意我领了,红包就真的不用了。”

在周辰的推辞下,牛大力嘟囔了几句,最后只能把红包收回,不过还是说了一句,等大侄子生了,一定给红包。

牛大力回来的最终目的,自然还是为了姚玉玲,所以跟周辰聊了一会之后,就又去找姚玉玲了,并且还邀请姚玉玲出去吃饭。

牛大力虽然是舔狗,但他对姚玉玲的感情也的确是真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多年只喜欢她一个,还为了让她刮目相看,放弃了铁饭碗的工作,千里迢迢的跑到南方去打工。

只可惜啊,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第二天,牛大力做东,邀请了周辰,汪新和蔡小年,大院的四人组又聚在了一起喝酒。

饭桌上,牛大力挥斥方遒,大吹特吹,吹他在深市多么牛逼,赚了多少钱,见了多少大世面,去过多少高档饭店……

“你们真应该给我一起去看看,我们四兄弟一起的话,肯定能发大财。”

只是跟周辰之前一样,蔡小年和汪新听他吹的那么牛,却没有半点动心的意思。

“我可没想着发大财,我现在老婆孩子热炕头,挺好的,我很满足,可不想折腾,更何况我还想顶替我师父当列车长呢。”

“我也没兴趣,当刑警可是我的梦想。”

“你们仨可真是一点志气都没有。”

牛大力很是无奈,三人他一个都劝不来,不过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若是周辰他们真的同意跟他一起去南方,发现他是收泔水的,到时候不知道会怎么看待他呢。

“随你们吧,不说了,来,喝酒,那边虽然好,但就是没熟人,想找个喝酒的人都没有。”

汪新呵呵笑道:“那就多回来,我们都在,只要你回来,我们肯定陪你喝。”

“哈哈,这才是好兄弟嘛,来,干。”

牛大力回来之后,狠狠的冲了一回大款,在大院里更是叫嚣着要把大院里的水池管道给换了,给每家每户都接通水龙头等等。

虽然有不少人都是很心动,也惊叹他的大手笔,但最终还是没人同意。

这个年代的邻居还是很朴实的,他们或许也想要在家里通水管装水池,但用牛大力的钱,要点面子的人,都是不愿意的。

最后自然是没人答应,汪永革等一众老人更是劝说他有钱了就好好存着,别想着大家,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再说……

牛大力在大院并没有住几天,跟众人告别后,他就又奔赴了南方。

牛大力的回归对大院里的邻居来说,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可对一些年轻一辈的人来说,牛大力口中的南方,仿佛给他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在这里,辛辛苦苦干一个月,也就几十块钱,去深市干一个月,几百上千,心气浮躁的年轻人,谁不心动?

只不过心动归心动,但不是谁都有牛大力那样的决心,背井离乡,去那么远,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工。

新的一年又到了,今年彭明杰又是来到了宁阳过年,现在女儿就快要生了,自然不可能去哈城,只能他来了。

也就在春节后不久,离预产期还有十来天的时候,彭永丽肚子忽然感觉不适,那个时候周辰正好在外面办公,所以根本来不及回家,还是马燕跟沈大夫,以及一帮邻居帮忙送到了医院。

周辰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往医院赶,自行车车轱辘都踩冒烟了。

急急匆匆的赶到医院,正好就看到了帮忙送人的蔡小年媳妇汤艳红,从她的口中知道彭永丽正在产房,急忙赶去。

产房外,马燕跟沈大夫正焦急地等待着。

看到周辰过来,马燕急忙叫他。

“丽丽进去多久了?”

“快两个小时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周辰面色焦急:“怎么回事,丽丽她的预产期应该还有半个月,怎么会突然要生了?”

马燕也是急的眼睛发红:“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准备去给她做饭,可刚进屋就看到她坐在地上,说是要捡东西,没注意坐到地上了,然后我赶紧叫上沈大夫,沈大夫说她要生了,我们就立即送来了医院。”

沈秀萍安慰道:“周辰,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们送来的很及时,丽丽身体状况也很好,不会有事的。”

周辰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不管他有多少经历,在自己女人为自己生孩子的过程中,他都难以保持绝对的冷静,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心总归是会悬着。

“马燕,丽丽和孩子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吗?”

“嗯,全都带来了,孩子的被子毯子都送进了产房。”

大概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起,护士很快从产房走了出来。

“彭永丽的家属呢?”

“这呢,在这。”

周辰急忙冲过去,然后就见到另外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小婴儿走了出来。

“生了,是个男孩。”

“谢谢,谢谢。”

周辰立即接过孩子,只见他睁着小小的眼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露在外面的小手还无意识的抓握。

“孩子的父亲来登记一下。”

周辰来不及多看,就把孩子交给了马燕,惊的马燕手忙脚乱的抱着,一旁的沈秀萍小心翼翼的帮忙。

又过了一会,彭永丽和孩子都被送到了病房,周辰也没有节省,通过沈秀萍的关系,直接就定了单人的病房。

转到病房后不久,马魁也是急匆匆的赶来了,得知彭永丽母子平安,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彭明杰得到消息后,连夜从哈城赶往宁阳,在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抵达了宁阳。

彭明杰看到女儿和外孙的时候,别提有多高兴了,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生的外孙,也是他的心头肉,当即一个厚实的红包就塞到了孩子的包被里。

周辰得到了半个月的假期,又跟姜队磨嘴皮子多加了一个星期,二十多天的假期,他就专门在家照顾彭永丽。

女人生孩子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生孩子之后的一个月到四十五天左右,是最需要休养的。

当然,现在这样的年代,很少有女人坐月子能做满的,很多女人生孩子没几天就都要下床干活了。

不过周辰家里有条件,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妻子也这样,这些天他都是亲自动手伺候彭永丽,给彭永丽洗脸洗头擦身子,轻易不会让彭永丽下床,出门那更是不行。

这些也都是被彭明杰看在眼里,他非常欣慰安心,周辰确实如他当初所说的那样,对自己的女儿极好,比他这个父亲更会照顾,丽丽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肯定会幸福的。

彭明杰也是在宁阳待了十来天才回哈城,他现在的皮草生意做的不错,也赚了不少钱,用他的话来说,趁现在他还能干,就多赚些钱,给自己的女儿和外孙。

汪新和马燕几乎天天都会来看孩子,两人见到周辰和彭永丽的儿子,都是无比的羡慕。

他们俩实际上已经谈了七年,但因为马魁的阻拦,至今都没法真正的在一起。

之前他们想要通过先斩后奏,拿户口簿去登记结婚,谁知道被马魁摆了一道,给了他们过期的户口簿,结果显而易见,白跑一趟,气的马燕跟她爸狠狠的吵了一架。

“宁宁,宁宁。”

马燕逗弄着孩子,脸上满是喜爱之色。

这个孩子的名字是彭永丽取的,她说自己是在前往宁阳的列车上认识的周辰,所以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宁,周宁。

周辰对这个不太在意,就听从了彭永丽。

刑警队的工作很繁忙,周辰本想再休息几日,但却遭到了领导的拒绝,他只能恢复工作。

不过他还是给彭永丽找了个保姆,就是同院里的吴嫂。

吴嫂就是家庭主妇,平时就是照顾家里,带带孩子,养养鸡,周辰花钱顾她照顾彭永丽和孩子,钱给的还不少,她当即就答应了,生怕周辰反悔。

对她来说,照顾人的事根本就不算事,更何况周辰还给那么多钱,比一般人的工资都高,傻子才不干。

有吴嫂照顾,平时还有马燕帮忙,所以周辰才能放心的继续上班。

也就在不久后,又一起命案发生,周辰前往了现场,看到了现场情况后,立即就锁定了目标,就是丁贵安。

这一年多,周辰一直都没放弃过寻找丁贵安,就是想要抓住他,阻止他继续作案,但这家伙确实狡猾,愣是躲藏了起来,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家伙也是够绝情,消失了那么久,愣是一次都没回去看过自己老娘。

有时候即便是知道剧情,但也并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尤其是现在这个年代,科技水平不高,各处人员关系又很复杂,想要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而周辰作为刑警中队长,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一件案子上。

种种因素,才导致了始终无法找到丁贵安,这也导致了又一无辜之人失去了性命。